9月 16th, 2021 上午3:43

对面的兽魂法师念诵咒语,就见他背后冒出一头雪白的半透明北极魔熊,钻进兽魂狂战士的身体。

兽魂狂战士大吼一声,他身上本来有魔力护甲和岩石表皮,现在体表先是浮现黑铁色泽,然后浮现淡红色,最后浮现白色的冰层。

足足一寸厚的冰层

兽魂狂战士挥舞大斧,毫无畏惧地迎向两个小火焰地精。

两个小火焰地精冲到近处,立刻自炸。

轰!

轰!

巨大的火球炸开,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两米多高的兽魂狂战士微微下蹲,双脚扎根大地,双臂交叉挡在身前。

在强劲的火焰冲击中,他后退半步,迅速站稳。

火焰瞬间铺满他的身,浓烈旺盛,一秒之后,他体表的冰层碎裂,连带火焰一起向四处迸溅。

驱散火焰后,兽魂狂战士低吼一声,身体表面再度浮现冰层。

寸许厚的冰层仿佛一层坚硬的甲胄,在角斗场上闪闪发亮。

手执团扇的碎花裙优雅少女

角斗场处处惊呼。

“苏业,你的火系魔法,应该奈何不了这个兽魂狂战士了。或者说,所有黑铁魔法师都奈何受不了他。”罗隆道。

苏业正要开启地元素血脉,但余光掠过那个埃及法师,也不知道怎么的,心中浮现一丝不安,暂时放弃暴露实力。

这时候,地傲天冲到兽魂狂战士前,挥舞尖刺骨棒狠狠砸去。

狂战士的巨斧劈下。

砰!

巨斧与尖刺骨棒相击,狂战士身体一晃,地傲天后退半步。

地傲天一挥骨棒,火球术飞出,砸在狂战士的腰部。

狂战士腰间冰层迅速崩碎脱落,带走所有火焰,接着长出新的冰层。

苏业眉头微微皱起。

“北欧战士的力量本来就强,在狂化和兽魂双重的力量加持下,力量甚至超过地傲天,加上那层冰,简直是地傲天克星。”罗隆又看向兽魂法师道,“那个兽魂法师把兽魂给了狂战士,只能使用基本的魔法,而且魔法威力很弱,几乎没有威胁。”

“地傲天奈何不了他,他也奈何不了地傲天。现在我们有五个人,反攻击那三个人。另外,我总觉得那个埃及法师有问题,我靠近后会使用火球术烧死他,你们配合我。”苏业道。

“走!”

四个战士在前排成弧线,苏业在后,双方相距十五米。

对面,贵族青年查尔德手持长矛,向波斯法师点了点头。

就见波斯法师头顶的黑铁神灯轻轻一颤,灯口喷出黄澄澄的烟雾,刹那后化为一大片暗黄色的沙尘暴,涌了过来。

“退还是冲?波斯神灯法师的施法速度太快。”考伯特等人看向苏业。

“引风术!”

苏业念完咒语,立刻浮现魔法阵,就见淡青色的风凭空出现,迎向沙尘暴。

不过,苏业暗中关闭了最强大的天赋“剥离”。

四个人愣了一下,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看台上的魔法师们直摇头。

那位火系圣域法师叹了口气,道:“这小子的火系魔法和地系魔法倒不错,对风系魔法的了解就差了许多,你看风系魔法协会那几个家伙,都在摇头。”

一旁的法师道:“是啊,引风术引动的风力很小,只能吹动烟雾。他的风速倒是比普通黑铁的快,可能是有什么力量加强。不过,速度快,力量远远比不过沙尘暴,必然会被吹……”

青色的风与暗黄色的沙尘暴相遇。

众人瞪大眼睛。

诡异的一幕浮现,双方的风速突然减慢,但僵持了一秒,青色的风突然开始加速前冲,而沙尘暴竟然开始溃散。

火系魔法协会与地系魔法协会的人,紧张地偷瞄风系魔法协会的人。

风系魔法协会的人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风速不减,绝对有天赋‘急速’的力量。”

“遇到沙尘暴后没有分散,反而十分稳定,必然有天赋‘凝聚’。”

“在两种风接触的时候,会出现旋风,这是拥有天赋‘急转’的现象。”

“我还感觉,可能拥有‘切割’天赋,但不是风刃类魔法,无法判定。”

“把苏业列为风系魔法协会重点观察目标!”一直没开口的风系圣域法师下达命令。

青色的风飞快地卷向那个波斯法师。

波斯法师面露无奈之色,头顶的神灯再次冒出黄澄澄的魔力,凝聚成一座砂石之墙,挡在前方。

高位阶的魔法师们哭笑不得。

青色的劲风翻过砂石之墙,继续向前吹。

观众席上爆发此起彼伏的哄笑声。

罗隆忍不住笑道:“魔法墙能挡水,挡普通的引风术,可这道风明显不一样。”

波斯法师红着脸,神灯再次轻轻一颤,喷发出浓密的沙子,宛如密密麻麻的利箭一样,击穿青色的劲风。

“我们继续!”苏业道。

队伍绕过兽魂狂战士与地傲天所在的地方,继续冲向那个埃及法师。

查尔德伸手抓起埃及法师的脚腕,拖着离开,也开始绕着兽魂狂战士和地傲天行走,跟苏业五人保持距离。

苏业五个人相视一眼。

“那个埃及法师果然有问题,大家注意!”罗隆道。

“我们跑,他们也跑,不能这么绕下去。”考伯特道。

“看来对方的战术很清晰,完围绕着最强大的兽魂狂战士。要不……想办法激怒那个贵族?”格洛尔道。

“贵族家族的冠军战,不会开骂,我们要保持贵族的体面。”罗隆道。

“那就解决兽魂狂战士。你们都有什么建议?”

苏业看着查尔德和他手中的埃及法师,不安感依旧萦绕在心间,决定继续保留力量,只在关键的时候使用。

五个人一边盯着战场,一边快速讨论。

“你们的力量能不能伤到兽魂狂战士?”苏业问。

四个人沉默。

“这意味着,我们应该把他当成更小但更灵活的魔甲龟?”苏业问。

四个人齐齐点头。

“我有种感觉,他们早就知道我擅长火系魔法,这个组合,就是针对我的。”苏业道。

罗隆道:“他们的战术很明显,先用精神冲击解决队伍中最强的你,然后再轻松解决我们。因为如果先解决我,你还有一战之力,他们等于白白浪费了那个法术。幸运的是,你抵挡住了那个魔法。”

“那就打持久战!一般黑铁狂战士的狂花时间是十分钟,我们等得起!”苏业道。

“对!拖时间是我们跟北欧人战斗的主要策略。”老兵格洛尔道。

“地傲天能坚持住吗?”罗隆道。

“没问题,坚持不住我再召唤!”苏业道。

于是,角斗场上的观众们看到,除了地傲天和兽魂狂战士,两支队伍的其他人也沦为观众。

许多人纷纷大喊大叫,怂恿两队战斗。

过了一会儿,五个人讨论完,慢慢走向兽魂狂战士。

三个人在苏业十五米前,在苏业相距狂战士三十米的时候,队伍停了下来。

苏业开始使用火球术,不刻意瞄准兽魂狂战士,但刻意瞄准兽魂狂战士的脚下。

几个火球术落下,不断扩散,狂战士与地傲天战斗的地方化为火海。

狂战士的鞋早就被烧掉,脚上是厚厚的冰层。

他的脚落在火焰上,冰层炸开,并排开周身一米内的火焰。

下一秒,火焰扩散,再次落到他的脚下,他的脚下再度生出冰层,在火焰靠近的时候再度炸裂。

突然,地傲天的火球术飞向兽魂狂战士的双脚。

火球炸开,火焰在兽魂狂战士的脚部燃烧,慢慢焚烧神力护体、魔力护甲和岩石表皮。

苏业的火球再次飞过去。

轰!

与此同时,黑铁神灯轻动,黄澄澄的光芒飞过来,附着在兽魂狂战士的双腿,凝聚成细砂护腿。

火焰落在火上,细砂飞溅,带走火焰。

等再有火焰的时候,冰层已经再度覆盖。

“他们一定得到火系大师的指点,找到破除粘连和蔓延的手段。”罗隆的语气中充满低落。

“那就继续拖时间!”苏业干脆放弃施法,静静地看着。

时间慢慢过去,双方静静观察,观众的喊声越来越小。

“对面开始急躁了。”罗隆盯着查尔德小声道。

苏业点点头。

“做好准备,防止他们狗急跳墙。”老兵格洛尔道。

突然,在地傲天被一击震退的时候,狂战士一个箭步跨过地傲天,力冲向苏业。

“坏了!”罗隆尖叫道。

地傲天转身就追,但竟然追不上。

苏业立刻驱散地傲天。

“召唤学徒仆从!”

三个火焰地精慢慢浮现在苏业身前。

但是,兽魂狂战士已经犹如一头魔牛冲到四个黑铁战士面前。

三个黑铁战士在前,罗隆在后。

四个人几乎是仰着头望向小山一样的兽魂狂战士。

罗隆后退半步,但下一刹那反应过来,面红耳赤紧握长矛刺向前方。

三个黑铁战士从三个方向出击。

兽魂狂战士不闪不避,挥舞大斧横扫。

噗……

卡索纳的长矛和盾牌接连破碎,大叫一声向后倒去,腹部巨大的伤口喷溅鲜红的血液,断肠散落,脊柱断裂,只有后腰的皮肤相连。

考伯特惨叫着向后连退,他的战斧被打飞,左手被齐腕削断。

最后一个格洛尔就地侧滚翻,躲开大斧。

兽魂狂战士看到格洛尔竟然让大斧落空,愣了一下,随后满面愤怒,挥舞大斧追着格洛尔猛砍。

妙书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