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6th, 2021 上午3:44

打斗已经停止,两帮人都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丁蒙却忽然开口道:“这是变异了的神光科技传送阵,理论上它可以连接时空隧道,把遥远空间的异世界生物传过来。”

隐锋老大戴着面具,谁也看不见他的真面目,但这一刻你却能感觉他在笑:“是的!”

丁蒙道:“可是刚才异世界的大门并没有被真正打开,打开的反而是某种禁置?”

“不错!”隐锋老大终于笑出了声。

文阳恍然道:“这个装置被他动过手脚。”

“哈哈哈哈哈!”隐锋老大仰天大笑,这是他第一次发出酣畅淋漓的大笑,“文阳呀文阳,你真是聪明啊,丁先生都没有发现问题,你却看出来了。”

文阳瘫坐在地上:“我注能注到一半的时候就感觉了不对,这个掠噬界魔湖的阵法特别古怪,我越是注能,它就越是能吸收,到最后我想停都停不下来,完全被吸走了能量。”

隐锋老大悠然道:“一直以来你都很聪明,进修的时候你比别人聪明,突破的时候你也比别人聪明,你进入诺星,连仕途都比其他政要聪明,你总能想到捷径,总能找到方法,总能达成目标,前几任的元首,都要花上百年的时间运作才能当上元首,可是你只用了短短的30年,就成功登顶了帝国之巅,可是谁又能想到你这种聪明绝顶的人,到最后却这么愚蠢。”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对于文阳这样的智者来说,必有的那一失,失去的东西那就可怕了。

文阳忍不住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干净清新短发美女温馨室内写真图片

隐锋老大笑了:“想知道真相吗?可惜你没有资格,因为你是输家,不过我可以破例,因为丁先生救了你一命。”

这话实在是很难让人理解,就因为丁蒙救了文阳,他才愿意告诉文阳真相,他是不是要让文阳活着后悔自己的鲁莽冲动?

隐锋老大道:“首先你没有判断错误,草根帝国多年前告诉你的信息是真的,这里的确是一个异族的传送阵,但是它无法传送异世界的生物过来,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需要的能量太过庞大了,不是我们这个世界所能提供的,你那点神光能量在帝国可以纵横天下,但对于这个传送阵来说,那就是杯水车薪。”

文阳在静静的听着。

隐锋老大道:“其实这个传送阵,没有超时空的力量是根本运作不起来的。”

文阳道:“可你还是成功将它利用起来了。”

隐锋老大的口气有些唏嘘:“本来我也没有指望这地方的,但是草根帝国本人可能也没想到,这传送阵中的次空间早在很多个世纪之前其实就已经传过来了一种异世界生物。”

“哦?”文阳耸然动容。

隐锋老大道:“我不知道他那样的高人是用什么办法把这异世界生物封禁在这里面的,但我知道他一定告诉了你,这里出现异常的时候就要你来重新封禁它。”

文阳的确是这么做的。

隐锋老大道:“其实大家都没有想到,不管它是什么世界的生物,数个世纪被困于此,没有持续的资源能源供给,它早就油灯枯竭了。”

文阳顿时愕然:“它消亡了?”

“不!”丁蒙忽然开口,“它应该是在消亡之际被老大无疑中发现了,老大不但掌握了运用这种魔能的法门,说不定还从异世界生物那里学会了不少本事。”

隐锋老大似也有些惊讶,伸手道:“请继续!”

丁蒙道:“老大掌握了这种全新魔能的窍门之后,肯定把这个传送阵作了改动,将其变为吸能的装置,它融合了联邦帝国、掠噬界圣湖、以及魔族力量的技巧,你不注能还好,一旦注能就会被它吸走能量。”

隐锋老大笑道:“请继续说下去!”

丁蒙环顾四周:“原本这一带不应该拥有这么多源能的,至少不应该弥漫这么多的魔族能量,我大胆猜测一下,这里的地形和环境,说不定是老大花了多年的时间精力刻意弄出来的,目的就是吸引帝国高层的注意力。”

隐锋老大笑道:“还有没有?”

“有的!”丁蒙继续道,“这种全新的魔能也具备了神族功法武技的特点,它不但能够吸能,而且还可以随意转换,将新鲜吸收的能量化为己用,元首刚刚注能就被表象所迷惑,等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元首可说为你注入了全新的能量,同时又被自己的神光能量所伤,他是自己打伤自己的。”

“啪!啪!啪!”隐锋老大鼓起掌来,“丁先生,在空间站的时候我就说过,你长期在外游历,富有冒险精神,头脑、眼光和见识均是一流水准,看看四周这些人,有哪一个能和你相提并论?”

丁蒙摇头道:“你错了,这里所有人都上了你的当,连我都被你骗了,你故意散布出熵寂钥匙的信息,这就让神族武者深信不疑,非要找到这个地方来,也许元首还没有被你骗到,但你利用再造战士在一线战区整蛊作怪,那么帝国高层的目光必然迟早放到这里来,迟早也会追查到这里来,只是我想不通,你好像不是在针对我,矛头似乎是指向元首的。”

隐锋老大傲然道:“没错!”

丁蒙皱眉道:“以你的实力、手段、眼光、头脑,你真要对付元首,只怕难度也不是太大,你的这个布局少说要花数十年的时间,其间花费的精力、心血、人财物等等这些代价,难道仅仅就是为了打倒元首吗?”

隐锋老大似在静静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开口:“丁先生!”

丁蒙道:“请讲!”

隐锋老大道:“我知道你经历非凡、实力高绝,你一定有过相同的经历,在生与死之间,该如何抉择?”

丁蒙道:“自然是要奋力求生!”

隐锋老大点头道:“是的,人在生死抉择之际,总是想要努力的活下去,如果现在你要对付我,你觉得你有几成把握?”

丁蒙扫视了四周一圈之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要说几成,我根本毫无机会。”

隐锋老大露出了一种钦佩的目光:“这就是你的优点,你很客观,你能看到很多原本看不到的东西,我在想你能够活到今天,也许真正依靠的就是你的这些优点,而客观公正,是我隐锋佣兵数个世纪的座右铭,一直铭记在我隐锋人的心中。”

丁蒙也直视着他:“你想真正吸纳我进入隐锋?”

“错!”隐锋老大肃然道,“是我们共同携手,去创建一番伟大的事业,一起分享胜利和荣光,一起坐拥大好江山。”

丁蒙露出一丝冷笑:“只怕我没那个命,我不想糊里糊涂的去当你的替死鬼。”

隐锋老大有点不解:“何出此言呢?”

丁蒙道:“你利用官琳把我滞留在空间站上,这是一步好棋,但也是一记昏招。”

隐锋老大好奇道:“哦?”

丁蒙道:“元首夫人登上空间站,立即就认出了代号站长的10号长官,他的真名叫戴金胜,是帝国边境驻防指挥官,知道了这条信息,我才理解了你的思路,戴长官本身遭遇就够悲惨的了,又被陷害迫害,你恰到好处的把他救起,目的就是要他这种专业人才来帮你打理。”

隐锋老大笑了:“他能为我打理什么?”

丁蒙道:“戴长官是沃垩星系最早开荒那一批探路人,熟悉沃垩星系各种复杂环境,他知道空间站该怎么在雨林系正常运转,其次,你招揽了6号长官博士,博士是一位多领域的专家,表面上你让她在这里研究魔能构成,实际上你是让她在不断的测试这片力场的稳定性,你所招揽的这九位核心成员,每一个都对应着你的整体计划。”

隐锋老大笑不出来,神态似在沉思。

丁蒙又望了四周一眼:“而且我还推算得出一点,这些人不会出卖你,不是他们对你有多么信任或是忠诚,而是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他们不会出卖你,因为死人是泄露不了秘密的。”

隐锋老大道:“我对他们可是诚心以待,我绝不可能对自己的伙伴下手。”

丁蒙冷笑道:“你当然不会亲自出手,因为他们有相应的身份、相应的位置、相应的能力,同理,他们在相应的时候、相应的地点、有相应的对手除掉他们,你根本用不着自己动手就可以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你这个观点倒是蛮新鲜的!”隐锋老大又笑了。

丁蒙忽然转身面向罗斯,手却是指向远处一具肥胖的尸体,那是屠夫的残躯:“将军,刚刚你和这个人打得最凶,你绝对知道他的身份,对吗?”

罗斯咬牙道:“此人叫田怒,实在是罪大恶极。”

丁蒙道:“怎么个罪大恶极法?”

罗斯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我本来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和你是朋友,大儿子早在多年前就被我召入军中,送至一线战区锻炼;田怒本是我多年的手下,出于信任我才将大儿子托付给他管教,谁知在一次任务中由于他的判断出现重大失误,蛙人族的炮火击中了他们的星舰,星舰坠毁在了外太空。”

丁蒙道:“这么说来是这位田长官害死了你的儿子,可他本人却没有死。”

罗斯的牙关咬得更紧了:“他放弃了全船的士兵,自己却悄悄搭乘逃生舱跑了。”

丁蒙道:“军事法庭不处理这种事情?”

罗斯无奈道:“他跑得无影无踪,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丁蒙盯着他:“只怕事情还不是这么简单,原本应该是你非常恨他,结果刚才你们一见面,他好像更加恨你,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打,我跟他之前交手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一股子的狠劲。”

面对丁蒙凌厉目光的质疑,罗斯迟疑半晌,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怨毒之色:“我在帝国也找了个借口弄死了他的儿子,他老婆也跳楼自杀了。”

丁蒙拊掌道:“这就对了,这才能够解释你们双方为什么一见面就会开打,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