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7th, 2021 上午3:09

林老太爷将筷子扣在桌子上,冷声说道:“林承志,怎么跟你二哥说话的?”

林承志早就攒了一肚子的怨气,此时再忍不住了:“爹,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跟我的好二哥说话?巧娘进门四年,除了坐月子哪一日不是从早忙到晚,孩子都没时间带。如今卧床养胎不过一个月,她就日日冷嘲热讽,如今连丫鬟婆子这些话都说出来了?哦,感情这些年在她心中巧娘就是林家的老妈子了。”

林老太爷板着脸说道:“你二嫂是个糊涂人,你跟她计较这个做什么?”

林承志冷笑道:“我也不想跟她计较,可爹你也要听听她说的是什么话?按照她的说法,那我岂不是家里的长工了。”

说完,林承志道:“从学堂退学回来,我从早到晚没歇过一天。上山砍柴、插秧、收稻谷、采桑叶、养蚕,这些活计我哪一样没干过。可是他呢?这些年他干过什么?他下过一天地砍过一根柴吗?”

林老太爷铁青着脸说道:“当日是你自己说不念书,不是我不让你念。”

林承志并不否认这点:“是,是我自己不念书。可大哥从学堂回来也会帮着做些家务活,为什么就他娇贵什么都不用干。还有,大哥考中秀才以后不仅没再向家里要过钱,逢年过节还会送东西回家。可是他呢?他们一家四口都靠家里养也就不说了,他跟乐祖每年笔墨纸砚就是一大笔的开支。他什么都不干过得跟官老爷似的,我从早忙到晚的干活挣钱还要日日受气,凭什么?”

清舒听到林承志这一声声的倾诉,心情有些复杂。看来,上辈子他的改变应该不是因为那女人,很可能是林老太爷跟林老太太的偏心心灰意冷之下他干脆破罐子破摔。

林承仲被这么说,也有些拉不下面子:“三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家里的田地都是爹娘的,可不是你的。”

这意思要养也是爹娘养他们一家四口,跟林承志没关系。

林承志怒道:“是,家里的田地都是爹娘的,可那也有我的一份。”

林承仲故意说道:“什么叫有你的一份?难不成你想分家。”

俏皮灯笼辫女孩白色波点裙细胳膊筷子腿写真图片

林老太爷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威胁,当下大怒,放下话来:“分家?林承志,你若是想分家就给我滚出去。”

林承志嘴唇蠕动了下,最终什么话都没说,黑着脸走了出去。

清舒看了一眼林承仲,这才是个内里奸的,韦氏不过是个马前卒。

林老太太恨恨地瞪着韦氏:“都是你这个搅家精,你要再这样闹就回你娘家去。”

韦氏也不知道会闹成这个样子,哪还敢说话。

清舒也没说话,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娇杏说道:“姑娘,刚才我在厨房听到二太太骂人的声音。姑娘,你没吃亏吧?”

除了齐婆子,下人都是在厨房吃饭。

清舒笑了下说道:“她是想打我,不过被我避开了。”

娇杏黑着脸说道:“就该请坠儿姐姐来,让坠儿姐姐收拾她一顿。”

整个林家娇杏最讨厌的就韦氏,刻薄贪婪还没脸没皮。

清舒笑着道:“没事,三叔护着我,她没打到我。”

娇杏哦了一声:“姑娘,我给你去打一盆水来吧!”

清舒每次吃完饭都要洗手。

堂屋闹那么大动静,张氏也听到了:“相公,我现在身体已经养好了能干活了。”

林承志阴沉着脸说道:“干什么干?你好好给我躺床上养胎。”

大哥也就罢了,家里也是受了他的好处。可是林承志凭什么啥都不干,都二十多了家里还要供他念书。

若是他一直考不中,是不是准备供他到白发苍苍。想到这里,林承志捏紧了拳头。

如蝶吃过饭又跑到清舒房间里了。

娇杏看到她,哄着说道:“姑娘要练字,我陪着三姑娘玩好不好?”

如蝶点了下头。

清舒想到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也不练字了,而是给如蝶讲了一个故事。

讲完以后,清舒说道:“如蝶,等会将这个故事讲给你爹娘听好不好?”

如蝶笑眯眯地说道:“好。”

其实不用清舒说,她都会将听到的故事讲给张氏听。

娇杏将如蝶送进屋就赶紧出去了,屋子里的气氛太凝重让她有些发憷。

如蝶年岁小并没察觉到什么,反而乐呵呵地说道:“爹、娘,二姐今天跟我讲了一个求神拜佛的故事。

张氏也想缓和一下气氛,说道:“求神拜佛的故事?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如蝶脆生生地说道:“是说人喜欢去寺庙求财富、求官运、求姻缘等。二姐说,求来的东西不牢靠。别人可以给你,也一样可以收回……”

因为说的比较多,如蝶有些记不住,想了下说道:“二姐说,求人不如求己。只有自己挣的,才是别人拿不走的。”

林承志浑身一震。

张氏倒没多想,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孩子,自病了一场仿若换了一个人,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林承志说道:“清舒有名师教导,自然跟以前不一样了,等我们如蝶长大了,我也送她去念书。”

念了书,跟没念书真的是判若两人。

张氏摇头说道:“念书很费钱,爹娘是不会同意让如蝶去念书的。”

林承志听到这话,脸色又沉了下去。

躺在床上,林承志翻来覆去睡不着。良久后,林承志推了下张氏道:“巧娘,你说我们搬出去怎么样?”

他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太没意思了。

张巧娘听到这话吓得瞌睡都没了:“孩子他爹,我们要搬出去,就爹娘的性子肯定一文钱都不会给我们。没田没地,到时候我们这一大家子人吃什么穿什么呀?”

正因为有这个顾虑,林承志今日才会忍了气没继续闹。

张巧娘轻声说道:“孩子他爹,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为了我跟如蝶他们,你暂且再忍一忍吧!”

林承志闷声说道:“忍?那要忍到什么时候?”

良久后,张巧娘说道:“若不然,我明日去干活吧!”

只要她去干活,二嫂也就没那么都怨言。家里,也能恢复得跟以前一样平静。

林承志知道张氏的性子,警告她道:“你好好给我养胎,若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休了你。”

被休的女人没一个有好下场,张氏顿时不敢再说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