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7th, 2021 上午3:10

“这不是菩提土?!”

色·欲脸色陡然阴沉下来,逼问的语气开口。

这次,换做唐锐气定神闲了,身子往后一靠,镇定自若的说:“当然不是了,动动你的脑子想想,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时,我就看出来你是假扮的陈思羽了,为什么还要主动把菩提土拿出来?”

“你!”

色·欲一口怒气提上来,立刻就憋得脸色通红。

但她也知道,这才是最正常的逻辑。

而且,她原本的计划也是找机会诱惑唐锐,想办法从他口中套出菩提土的炼制之法,谁知道一个朴东辉的出现,驱使唐锐主动拿出了菩提土,她也就顺理成章,偷听到部法门,以及盗取了这一瓶现有的菩提原液。

这一切太顺利了,使得她根本没机会去思考其中的合理性。

现在想想,唐锐不过是借朴东辉一事,故意抛出假菩提土,以引诱她原形毕露。

“你算计的很深啊。”

色·欲瞳孔缩紧,怨恨的瞪视着唐锐说道,“竟然连我都着了你的道,可我不明白,既然你看出我是假冒的陈思羽,为什么没有提早揭穿!”

唐锐笑着耸耸肩:“虽然能大概算出你来自黑羽林,但我觉得,还是用假菩提确定一下为好。”

甜美长发美女的午后时光

“算?”

“说漏了啊,也罢,其实我略懂一些卜卦的法门。”

唐锐说道,“所以,刚刚才会问你把陈思羽藏在了哪里。”

色·欲一怔,这才明白唐锐早就算出陈思羽还活在世上,铺垫了这么久,就是挖了一处陷阱,等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跳进来。

医武双绝,心思缜密,甚至还懂得卜卦周易?

这家伙要不要这么妖孽!

“不对!”

一番震撼之后,色·欲却意识到另一个问题,“如果这不是菩提土,那它是怎么做到在几分钟之内,就让梭梭树的种子生根发芽的!”

她绝不相信,在研发室中发生的那一幕,靠的是冷如墨那支废物团队的研究,能创造出那种神奇的土壤,就只有菩提土而已!

唐锐看着她笑了笑:“如果你记下了部炼制之法,一定记得我在诸多原料中,掺入了几味中药。”

“废话,我当然记得。”

色·欲冷冷瞥过一记白眼。

当时,唐锐靠着他堪比称重仪的手感,狠狠让众人大吃一惊,她又怎么会忘记呢?

可这跟假菩提有什么关系!

“炼制菩提原液的几味材料,并不是那些药材。”

唐锐淡然道出这其中的秘密,“这是在我得到炼制之法以后,做了几十次推演,才成功改良出来的新材料,既保有菩提土的功用,却又唯独对黑羽树免疫,使其无法生长……”

“你给我闭嘴!”

色·欲冷声打断,妖颜惑众的脸上聚满怒气,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彻头彻尾的被唐锐给耍了!

片刻,她克制住怒火,沉声道:“不想让陈思羽丧命的话,就把真正的炼制之法交出来!”

“这恐怕不行。”

唐锐耸耸肩,“你的表情告诉我,这句话仅仅是虚张声势,其实你根本没打算把陈思羽当做人质,又何来杀掉她之说呢!”

砰!

刚压抑下去的怒焰,顷刻井喷,色·欲一脚踹在茶几之上,随着一道炸雷般的声音,整个茶几竟然都掀起来,朝着唐锐轰砸过去。

既然所有的计划都被洞穿,那就只能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段了。

杀人,越货!

面对着势大力沉的茶几,唐锐果断祭出承影,剑光一闪,削铁如泥,瞬间将茶几斩作两段。

但下一刻,他便眉头一紧,剑身被某种阻力牢牢的钳制住。

茶几斩断的一瞬间,色·欲同样祭出她的兵刃,一把亮黑色的长鞭,咔啦一声,将承影缠裹的严严实实。

仅从鞭子上传来的力量判断,色·欲的实力或许不如傲慢,但比起暴怒那个老家伙,竟隐隐强上一些。

黑羽林中,也有这样的天骄?

“你的剑法很强,所以,把剑交出来吧!”

娇喝一声,色·欲拧转黑鞭,宛如是一颗巨大的齿轮转动,反馈出的牵引力,令人惊讶。

尽管唐锐有所准备,却也没能阻止承影脱手。

“哼!”

色·欲勾唇一笑,黑鞭如龙,再度袭来。

只是,并没有像她预料那般,抽击在唐锐身上,亦或是将唐锐稳稳捆缚,甚至于,都没能碰到唐锐分毫。

当!

一道清厉声音响起,黑鞭被狠狠荡开,出现在路径上的沙发、地砖之类,都脆弱不堪,当场炸裂。

沙发中毛絮飞起,竟给二人的战斗,平添了一抹异样的感觉。

似乎有些……

浪漫。

“刚才那是掌力么?”

色·欲黛眉蹙紧,接连又试探了几鞭,立刻改变了她的判断,“这是金属碰撞的声音,在那把剑的剑身里面,竟然还藏着一把透明的剑!”

唐锐心神微惊,这个玩鞭子的女人,不但修为深厚,就连判断力都如此敏锐。

索性一笑,坦然相告。

“此剑,名为含光。”

“玄级的承影含光双剑!”

色·欲声音一惊,终于明白黑羽林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了,唐锐不仅手段丰富,兵刃都不是凡品,面对这样的敌人,稍有一点差池,就有可能跌入无尽的深渊。

而后,她手臂震颤,黑鞭再次换发出生机,不仅牵动出阵阵音爆,甚至连地面都崩裂出深深的沟壑,当唐锐举剑格挡,黑鞭缠绕住透明的剑身,视觉上格外惊奇。

“同样的手段对我无用……”

唐锐还未说完,瞳孔巨震。

黑鞭上竟走过一串电弧,带着恐怖的威压,笼罩住含光剑身。

那一瞬,透明的剑锋竟闪现出具体的形状。

剑身轻薄,宛若蝉翼。

隐约间,似乎还能看见一些纹路刻印在上面。

唐锐也是第一次看到含光的模样。

之前,他只能感觉到含光的存在,并不知道它具体的形貌。

但很快的,他就无暇欣赏了。

因为这把含光从剑身到剑柄都……

导电!

深蓝色的电弧传入手臂,尽情钻进他的血肉,骨骼,那一瞬,他只感觉两眼发黑,竟短暂失去了知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