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7th, 2021 上午3:12

四面八方的野兽突然往这里冲来,肯定是有古怪的。

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事。

既没有血腥味,也没有大动静,野兽为何而来,其背后应该是有指使者的。

此地不宜久留。

徐振东也快速的离开这里,反正在这里是会找不到媳妇的踪迹。

往北边去,一路上灌木丛生,灵气浓郁,毒雾也很浓厚,更主要的是还看到各种各样的毒性药材。

“噬魂草、天照蛊草、侵心花、尸坏竹……”

徐振东看到各种各样的毒物,这些都是草药中具有强烈剧毒的存在,没想到在这里遇到。

怪不得说药神谷的毒性药材都扔下来,下面剧毒无比。

很多毒雾也是这种毒性草药散发出来的。

而且这种草看起来非常漂亮,长得娇艳,四季不灭,这里似乎并没有受到外界天气变化的影响。

“取一些!”

可爱两个小辫子的韩国美女

徐振东小心翼翼的取一些这类剧毒药草,说不定以后会用到。

并不是剧毒药草就不能治病,只要是看怎么用,有些毒性是相互克制的。

一路北去,见到的野兽骸骨也少了很多,但毒雾一直不减,这里生活的一切似乎已经适应了这些毒雾的存在。

走了十里,这依旧是灌木丛林,偶尔会有一小块空地。

逐渐的,毒雾也没有那么浓郁了,但依旧是一片荒野。

没想到这临渊禁区下方居然有一方天地。

一路上遇到不少变异野兽,徐振东并未与野兽发生冲突,而是避开。

不过让徐振东诧异的是,始终会有野兽跟过来。

“不对劲,我明明收敛气息,还一阵气裹住身体,野兽应该不会发现我才对的。”

徐振东越发觉得奇怪。

一路上未发现苏以珂和刘若香两人的身影。

也没有其他踪迹。

调头,转向东边去。

一路不断摘取毒性药材,还寻找两人的踪迹,偶尔会遇到野兽。

让徐振东诧异的是东边的野兽似乎很多,而且越往东边走,野兽越多,仿佛这边就是野兽的据点般。

“吼!”

野兽怒吼,一只只不断出现的野兽在对着他虎视眈眈,张开狰狞丑陋的大嘴,不停的叫唤。

这些变异的野兽形状各样,体型比普通的野兽要大很多,还传来恶臭味。

渐渐的,野兽越来越多。

其中,有的野兽两腿刨地,眼神凶煞,几欲要冲上来将他撕成碎片。

这时!

徐振东也不再打算隐藏气息,而是气息瞬间碾压释放而出,那种凌厉的威压,给人一种无尽的恐惧。

这些变异的野兽突然变得惶恐,原本凶煞的目光变得恐惧起来。

“唔唔……”

悲鸣几声,开始有野兽因恐惧而走。

“嗷呜……”

越来越多的野兽害怕,调头走。

徐振东慢慢的朝着兽群走去,一些不畏惧而逃的野兽却已经不敢攻击上来,徐振东往前走,他们只能往边上退,但依旧愤怒的瞪着。

徐振东本来不打算主动攻击的,只是没想到有几只不怕死的扑上来。

抬手一拍,直接拍飞,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死掉了。

这随手一拍就死,其他的野兽也变得更加害怕。

留下的也就只有十几只身上肿瘤众多的野兽,更加难看的野兽。

他似乎没有了意识,都是准备攻击上来的那种状态。

“吼!”

这十几只野兽终于按耐不住,一起扑上来,张开丑陋的大嘴,流着黏糊糊的唾液,凶煞无比。

四面八方而来。

浑身剧毒,如果是个修为地仙的武者,只要被剧毒沾身,估计就死了。

徐振东也不想被剧毒沾身,手中惊鲵剑微微一抖,嗡的一声响起,剑锋微微一震,空气中荡起一层如海浪般的涟漪,不断扩散而去。

无形的剑芒激射过去,凌厉无比。

噗噗噗……

血花迸溅,鲜红的血液、暗红的血花,从野兽身上迸溅而出。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倒下,所有野兽统统被这荡起的剑芒涟漪斩杀,掉落地面,抽搐几下,死去。

眼下也算是一片光明,无阻碍之路。

这是一片平原。

抬头看去,远方居然有一处简陋的茅草屋,茅草屋的四周种满了各种毒性草药,剧毒性比之前见到的更加厉害。

还有两只变异的巨狼看守,对徐振东的到来虎视眈眈,一脸凶煞。

神识扫去。

“什么?”

神识居然遭受到攻击,从屋内而来的攻击。

要知道他的神识极其强大,可以说在人世间未曾遇到敌手。

但,这一刻,被屋内的神识攻击。

“人!”

屋内有人。

而且非常强大。

徐振东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一脸警惕,逐渐靠近,注意到茅草屋被四周的剧毒药草围住。

来到茅草屋门前,两匹巨狼流着粘乎乎的口水,大口喘出恶臭的口气,双目凶狠的盯着他。

“晚辈徐天君,拜见前辈,我是来此寻人的,不知前辈是都见过两名女子,年级是二十四和二十五。”

徐振东抱拳,恭敬的说道。

从刚刚的神识上来看,此人的实力超强,自己不一定是对手。

对待强者,自然是要有恭敬的态度。

可是屋内之人并未有任何动静,也没有出来的意思。

等了一会儿。

屋内依旧没有动静。

徐振东犹豫了一会儿,再次说道:

“前辈,晚辈打扰了,不知您是否见过她们,她们是我的媳妇和徒弟。”

继续等候。

大概过了三分钟。

徐振东也忍不住,打算走进去,一探究竟。

就算实力很强,但我已经很有礼貌的向问候,并且说明我的来意。

还如此,不给一点反应,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咔嚓!

突然,茅草屋内传来一点点动静。

莎莎声一直传来。

徐振东停下了想要走进去的脚步。

吱呀!

破旧的木门被拉开,黑暗的屋子内,伸出一直狼脚,从这只脚来看,明显是直立行走的。

往前跨一步。

又是一只狼脚。

莫不是狼人?

但西方的狼人也不这样啊。

再走一步。

整个身躯终于暴露于阳光下。

徐振东整个人充满了震惊,不由得后退几步,脸色有些不太好,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上半身是人体身躯,没穿衣服,下半身居然是狼的身躯,狼毛也疤痕无数,在腰间处连接,一块粗布裹住交接处 。

左眼是空的,还看到了森森白骨,有眼似乎也不是很正常,完全是白色的,如同白内障眼。

右边的耳朵也不见了,头发都是稀疏的,靠近右耳这边黏糊糊的脓,渗透着血迹,看着有些恶心。

更让人震惊的是,他的胸口处居然有一个婴儿拳头般大小的窟窿,直接洞穿身体,黏糊糊的。

从胸前的两个伤疤累累、惨不忍睹的两个肉球来看。

此人是个女人。

标签: